先鋒作傢隱居雲南會澤遭村支書一傢毒打

先鋒作傢隱居雲南會澤遭村支書一傢毒打

先鋒作傢隱居雲南會澤遭村支書一傢毒打

http://www.l-wedding.hk

先鋒作傢馬原、著名網友王小山探望洪峰。——劉霞 攝如果不是雲南會澤馬武村村支書一傢的橫插一杠子,曾經笑傲中國文壇的作傢洪峰真好像要下定決心百年不動地孤獨著。他既不和中國文學圈同流,也不和街坊鄰裡來往,他隻在自己新建的深宅大院裡,守著他的藏獒們,思考著類似人生真諦的大問題。世俗故事似乎從來不講邏輯,馬武村裡最想孤獨的洪峰,卻被卷入最無厘頭的喧鬧中……暴力毀掉除夕對於被打的經過,洪峰不願再提,哪怕他曾在作品中描繪過各種你死我活的緊張對立,讓感情豐富的讀者誤以為那是真的。在病床上躺瞭半個月的他,不無傷感地說:“那是一個恥辱。”年輕的妻子蔣燕不得不多次代言回憶:“那夥人一看洪峰來瞭,沖過去幾下就把他打倒,幾個人用腳使勁踹他,洪峰幾次想爬起來跑,都被他們追上使勁踢打,他最後昏瞭過去,這些人還不停地打,我撲過去趴在洪峰身上,拳腳也都落在我身上……”這次暴力事件,直接導致洪峰胸部軟組織挫傷,三根肋骨骨折,昏迷、住院半個月之久。而施暴方已有三人被當地公安機關依法刑拘,等待處罰。著名先鋒作傢傢門口被打傷住院,就夠讓人意外的瞭;而對於歷來重視除夕的中國農民來說,年夜飯不吃卻糾結近20人對一個文弱書生施暴,真的太匪夷所思;而更耐人尋味的是,施暴者是當地村委會總支書一傢。“我不知道自己為何被打,直至媒體采訪,村支書才說是因為土地租金糾紛,但是,你想,那成立嗎?”洪峰冷靜地反問。可土地租金糾紛一事,因有雙方認同的說法,不僅沒有預想的離奇,而且簡單得完全不能滿足大眾的好奇心。大傢紛紛議論: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麼?簡單的土地租金還得從2008年開始說起,當年蔣燕準備試種中藥以帶動村民致富,特向老傢會澤縣金鐘鎮馬武村委會總支書呂昌貴租用瞭4畝土地。但後來因蔣燕個人原因計劃擱淺,一年後這片土地由洪峰的嶽父母種上瞭農作物。為此,呂昌貴要求蔣燕歸還土地,蔣燕認為第一年租金自己已經支付,那自己和村支書的土地租賃關系已經自動解除,呂昌貴想要回土地應該直接去找耕種人,而不是自己。需要解釋的是,土地的耕種人雖然是蔣燕的父母,但蔣燕夫婦和父母卻是“老死不相往來”的敵對關系,全村人都知曉。呂昌貴也在2009年找過蔣燕之父蔣大順索要土地,但因青苗賠償雙方沒有達成協議被迫中止。就在今年的1月21日,呂昌貴突然通知蔣燕前去交間隔瞭兩年的土地租金。“為瞭不影響第二天過年,雖然不應該我交租金,但第二天中午我還是從銀行取瞭800元,和妹妹送到他傢去,為瞭防止他以後繼續糾纏,我還要求他寫一份土地出租和我無關的承諾書呢。”蔣燕無辜地說。上面的說法,雙方都認可,爭議隻是:蔣燕稱自己前去交租金時,莫名其妙招致呂昌貴妻子語言的惡毒攻擊,但為瞭過個平安年,一直克制沒有回擊,並妥善將租金交給瞭呂昌貴;而呂昌貴卻說蔣燕踢瞭他傢大門並辱罵其妻子,晚上女兒女婿回傢得知後,為討說法和傢裡其他人上瞭蔣燕傢,從而引發瞭糾紛。這難道真的隻是兩個村婦為逞口舌之快而引發的民事糾紛嗎?受害人洪峰對此嗤之以鼻:“我在被打時,他們叫囂著‘什麼作傢,狗屁,還想管我們傢的事,看你以後還敢不敢’……”被撼動的權威然而,洪峰絕對不是一個愛管閑事的人,哪怕他曾在小說中成功塑造過不少的英雄和反英雄人物。洪峰1959年11月出生,1982年1月從東北師范大學中文系畢業後,到白城師專中文系任教,1984年10月調入吉林省作傢協會作傢雜志社做編輯,1988年破格晉級副編審。1995年離開長春到沈陽市文化局工作。2006年,洪峰因生存問題“上街乞討”,12月2日退出中國作傢協會遼寧省分會和作協沈陽市分會。2008年年底至今,客居雲南。從1983年起,洪峰開始瞭小說創作,主要作品有《生命之流》、《湮沒》、《瀚海》、《離鄉》、《和平年代》、《東八時區》、《生死約會》、《重返傢園》等。在中國文壇的地位,洪峰被稱為“北丐”,他與“南帝”蘇童 (微博)、“東邪”餘華 (微博)、“西毒”馬原、“中神通”格非一同被比喻為“文壇射雕五虎將”,被當作先鋒文學的代表人物。為瞭讓患重病的妻子身體康復,2008年洪峰從沈陽隨蔣燕回到會澤,他似乎決定要和外界脫離一切幹系,根本不顧仰慕他的文學姑娘和小夥們的苦苦找尋,一年前悄悄在當地建瞭風格迥異的“珞妮山莊”,裡面深藏著愛妻、女兒和一群不友善的藏獒,高大的圍墻首先從視覺上和村民隔離開來。那用藝術篆體刻成的莊園名字,沒幾個村民能準確讀出,對於更多還在為吃飯和孩子上學發愁的村民來說,這棟由著名設計師設計並傾註瞭洪峰大量心血的文化莊園一點也激不起村民的尊重,因為叫不出名字,怕傷自尊的村民並不願提起。周圍的鄰居都表示和洪峰沒有交流,“出都不出來,就算出來也是站在他的樓頂上。再說我們這些種地的,和他一個大作傢也談不起話來”。一個年紀和洪峰相仿的鄰居說。當然也有例外,鄰居呂昌貴和洪峰或多或少是有交往的。洪峰也承認,全村6000多人,自己真正交往過的就是呂昌貴,在洪峰眼裡,呂昌貴多少讀過書,兩人語言體系相近,基本能聽懂對方說什麼。而呂昌貴則坦言,洪峰前來馬武村定居之初,他曾對其抱有很大的期望,寄望於借助洪峰的名人影響力,大力發展本村經濟。也許是為瞭迎合呂昌貴的熱情,也許是洪峰真想融入到當地生活,2009年春天,考慮到該村小學生上學要走很遠的路,洪峰曾和呂昌貴等一起參與策劃為孩子們修一條路。當時洪峰甩著膀子推三輪車拉石頭、當義工的場景被村民發到網上,還引起媒體廣泛關註,呂昌貴也以村支書的身份當著媒體表達瞭對洪峰的感謝。暴力事件發生後,呂昌貴則對媒體表示洪峰修路當義工是為瞭出名才去作秀的,當然他不明白洪峰的名聲早就如日中天。“他到現在沒為村裡做出任何一樣有益的事”,對於這個所謂的“名人”,呂昌貴真是失望之極。這個讓村支書失望的文人,早在1995年,被沈陽市文化局按照人才引進政策從吉林引進。據悉,當時開出條件:沈陽市政府出資18萬元為洪峰購買一套住房。洪峰可以不坐班……最後條件沒有完全滿足,還因洪峰未坐班停發瞭其工資。2006年,一怒之下的洪峰為此掛牌在沈陽街頭公開乞討,以這種最無奈的方式,表達瞭他對權貴的抗戰,此事曾在文學圈引起軒然大波,洪峰的固執和迂腐讓大傢一度瞠目結舌。早就放棄權貴的洪峰,一點也不在乎村支書的失望。但有的村民卻將他當成新的希望,據洪峰講述,有村民找到他,向他反映呂昌貴在村裡土地征收和移民款上有經濟問題,大傢認為洪峰名聲大,關系廣,希望洪峰能向上級部門反映。為瞭維護自己的領導地位,藏獒們不僅相互廝殺,甚至還付出生命的代價,獒都如此,何況於人,養著12隻藏獒的洪峰不會不明白這個道理。生性孤僻的洪峰從來沒有想過要成為村民維權的代言人,但作為一個文人,感覺似乎又應該比村民們更具有責任感。為瞭不辜負維權村民的好意,也不直接傷害到關系較好的呂昌貴,洪峰選擇瞭一個相對狡黠的方式,在呂昌貴邀請他到傢吃飯的時候,他客氣地對呂昌貴暗示:有些不該拿的錢,你千萬不能去拿。這個暗示被洪峰認為是自己被打的直接原因,當地紀委開始著手調查呂昌貴任職6年間的經濟問題。這個原因呂昌貴不僅不承認,還惱羞成怒地表示:“現在全中國都知道馬武村的村支書呂昌貴是個貪官,你說我還有臉活在這個世上?等著政府查清,我就寫辭職報告,我不當這個村支書瞭,作傢也是一個腦袋,我也是一個腦袋,我要和他拼到底。”失望的洪峰洪峰被打,讓他意外成瞭馬武村維權的代言人,可戰爭還沒開始,洪峰才發現他已經全軍覆沒,隻剩一個光桿司令瞭。曾經向他反映村支書有經濟問題的村民們雖然沒有倒戈,但卻表示沒有說過那樣的話。一些不願透露姓名的村民私下向記者描述,“一年村民的配種他們是有回扣的,還有我們賣地的錢不知一畝又是給他們多少回扣。土地征收測量,村民一傢是多少就隻能是多少,那路頭地的交界、溝邊河道的公共部分,這些多出來的面積,錢到哪裡去瞭?但哪個敢反映,怕是找死呢。”村民不敢反映的另外一個原因就是拿不出確切證據,“雖然是明擺著的事,但沒有證據向哪裡去反映,這年頭有錢就好辦事,可我們去哪找錢來反映呢。”除此之外,村民非常不滿的還有村支書夫人。據說這個夫人不僅毆打過六十多歲的孤寡老人,還將一寡婦鄰居的門牙打掉四顆,僅為一把自己記錯地方的膠把鉗。“把人傢牙齒打掉還不算,竟然又叫瞭幾十人來打,最後旁邊人問清楚,都說是錯在她,才停歇的。”一位見證當時事情的村民回憶說。村民的出爾反爾讓洪峰既傷心又失望,“我沒有感受到我們的農民需要尊嚴,這是我內心最悲傷的事情。這次我被打受傷後才知道,他們的尊嚴好像總是要交給別人來完成,哪怕他有機會可以獲得尊嚴,他也要看,也要等待,看能夠剝奪他尊嚴的人會怎麼樣。”作傢終歸是比普通村民高瞻遠矚的,洪峰被打後,躺在病床上的他沒停止思考。洪峰認為最重要的還是個人尊嚴的問題,“個人的尊嚴是平等,不應該說農民的尊嚴就比我洪峰的差。用民間的說法,大狗叫,小狗也要叫呀,但是當你走進一個村子,發現並不是所有的狗都能叫時,你就知道這不是一個簡單的文化現象”。“為什麼現在那麼多評論傢在討論村官現象呀,你想在我們國傢,有多少村呀,村官突然變成一個最基礎的東西,當一個最基礎的東西出現問題時,你就會發現你將面對解決個人尊嚴的問題。這個問題不能解決,那人的幸福、精神自由就無從談起瞭。如果不解決人的尊嚴,特別是廣大農民尊嚴的問題,那這個國傢是沒有希望的。”對於洪峰這些形而上的敘述,馬武村村民不會感興趣。他們手裡拿著呂昌貴蓋瞭手印的材料,上面有洪峰的種種花邊新聞,歸結起來主要就是洪峰這個被單位開除的人員,利用網絡勾引中學生,最後落腳馬武,為瞭出名還在馬武做瞭些新聞炒作的勾當。這被洪峰認為是典型的中國式報復,“要打倒一個人,首先就搞臭他”。好在洪峰要更為老練,沒有像韓寒一樣忙著自證清白,年輕的妻子偶爾激動地辯解,他也會及時阻止,讓其不要再說。面對一群看熱鬧的村民,洪峰無比失望地說:“我就特氣憤,我就說你們以後有什麼事情不要來找我瞭。今天還信誓旦旦說要怎麼怎麼樣,明天就說沒有這回事。我都準備幫他們拿回尊嚴,但他們至少要給我提供拿回尊嚴的東西呀。村支書不就當自己是這裡的土皇帝嗎,除夕夜找那麼多人跑來打我,不就是要給我這個外來人立規矩,讓我明白這個地方他說瞭算。傷好後,過幾年我還是走瞭,要在沈陽誰敢打我呀。”受傷的豈止洪峰洪峰未來的去留,除瞭他的朋友和文學愛好者外,馬武村的村民並不會太在意,沒有給村民帶來直接利益的洪峰,自然會失去客居地對他的認同。有村民直言,管他再大的名氣,和他們的種田有什麼關系。在“人情”、“面子”、“自己人”這些本土概念成風的今天,馬武村村民更能敏銳地發現什麼才是眼前利益,他們沒有探望死裡逃生的洪峰,而是成群結隊去村支書傢探望。“馬武村6000多號人,隨便喊100個出來,要是有5個認識他洪峰,我就算他厲害。你看看這些天,多少村民到我傢裡坐。”呂昌貴不無驕傲地說。盡管人情一邊倒,但呂昌貴還是感到事情已經超出瞭他的預想。“為多大個事,拘留我三個娃。打瞭這個大作傢,就不得瞭瞭,還成立瞭專案組,你說打的要是其他人,怎麼可能這樣。”而洪峰更是不滿意警方的處理,“又不是數人頭,抓瞭三個就算多,主謀還在外面逍遙法外呢。文人也有根酸骨頭,我會依法討回我的尊嚴”。當地警方也很無奈,雖然洪峰妻子第一時間提供傢門口的視頻監控錄像,上面有完整的施暴過程,但視頻上人多模糊,以故意傷害罪拘捕犯罪嫌疑人,主要以雙方口供為主。“這已經是刑事案件瞭,我們不會因為洪峰是名人就改變案件的性質和事情的發展方向,就算其他普通老百姓我們也會一樣秉公處理,還受害人一個公道。關於洪峰提到的村支書經濟問題,我們也組織紀委著手調查,會給馬武村一個交代的。”會澤縣委宣傳部一位負責人稱。政府的公關語言當然不會讓大傢滿意,網上的關註早已超越瞭個人恩怨,相互對壘的是文化精英代表和村官惡霸代表。會澤縣的文學愛好者慕名前往醫院探望洪峰,表達自己的仰慕之情,他們甚至感謝這次暴力事件,讓他們終於有機會和這個最近的偶像取得進一步聯系。著名先鋒小說傢、同濟大學人文學院教授馬原和專欄作傢、網絡牛人王小山親自從海口、北京趕赴會澤探望洪峰,以表明自己的立場。正在出國訪問的著名作傢餘華也表示回國後會安排時間親自前往會澤探望洪峰。馬原表示,關於洪峰被打已經引起瞭同濟大學法學院的許多法學傢和社會學傢的高度關註,這次不僅僅是作為洪峰的同道好友前來探視,同時也代表他的同事們親臨現場瞭解情況,以提供必要的法律援助。“洪峰能定居馬武村,本該是這個村子乃至雲南的榮耀,哪料馬武村會以這種負面新聞的方式‘聞名’全國,實在是讓人匪夷所思。在全面進行文化強國、強省建設的當口,雲南竟然發生如此令人震驚的群毆作傢事件,我個人表示非常遺憾。”而在微博擁有四十多萬粉絲的王小山則說:“這個社會嚴重缺乏悲憫之心和感恩之心,如果今天洪峰被打你不關註,明天我被打你也覺得事不關己,那麼接下來你被打,到時候,你唯一擁有的就是無助。從得知洪峰被打的第一天,我就將洪峰被打事件,在微博上連續10日發表消息和評論,歡迎網友轉載和圍觀,就是讓大傢不要做沉默的大多數。”朋友們的聲援讓洪峰深切感受到瞭曾經的孤獨,他不無幽默地說:“我就是再斷三根肋骨也願意。”有文學評論傢曾說洪峰應該是“下個世紀出生的人”,時間的錯位讓這個優秀的作傢命運多舛,他冷漠超然地告誡過文學青年:“當心文學這個婊子,別被她玩瞭!”顯然,現實生活要比文學復雜多瞭!人與人之間其實不曉得別人在幹什麼,想什麼。於是就疑從心起,孤獨開去……【微言微語】@幻念中匍匐:“北丐”洪峰除夕被打,聯系起數年前他曾沿街乞討,念及先鋒文壇五虎將的命運。“南帝”蘇童已是江蘇的作協副主席,“東邪”餘華已作為特殊人才住進瞭西湖邊的高級別墅群,馬原在海南怡然自得,“中神通”格非發白瞭。@宋淼二世:對於洪峰被打,我關註的是:作為人的洪峰被打,其背後的原因和事實的處理?而不是,作為著名作傢的洪峰被打,天然應該獲得更多的關註。祝福所有人。@滄浪客姚霏:從醫院看望洪峰回來,兩日無語。值得欣慰的是,與明朝嘉靖年間的楊升庵相比,他幸運多瞭。@李紅強的圍脖:這位師兄是個骨子裡就悲劇感十足的人。(時代周報)

Tags:
一站式婚禮,
新娘化妝,
婚紗禮服,
新娘化妝,
婚禮攝影攝錄,
婚禮攝錄,
證婚,
特色場地,
婚宴,
酒會,
酒席,
結婚,
西式婚宴,
擺酒,
海外婚禮,
一站式婚禮,
婚禮司儀,
婚禮場地,
婚禮佈置,
婚禮公司,
婚禮統籌,
證婚場地,
教堂,
Wedding,
證婚 律師,
結婚流程,
註冊結婚,
wedding decoration,
宴會廳,
婚禮攝影師,
婚禮攝錄師,
試妝,
攝影,
婚紗相,
中式裙褂,
結婚裙褂,
結婚蛋糕,
回禮禮物,
潮褂,
出門,
囍帖,
擇日,
租婚紗,
晚裝,
婚紗,
禮服,
婚紗款式,
婚紗公司,
新娘頭飾,
wedding dress,
頭紗,
拖尾,
新娘化妝 ,
髪型設計,
化妝師,
姊妹妝,
美容護膚,
Wedding hair style,
專業化妝,
bridal make up,
媽媽妝,
室內影樓,
室內拍攝,
婚紗攝影,
婚禮攝影,
婚禮錄影,
Pre wedding,
結婚相,
結婚油畫,
室內婚紗相,
大妗姐,
過大禮,
嫁妝,
禮餅,
出門,
中式婚禮,
訂婚,
求婚,
戒指,
訂婚場地,
驚喜,
結婚戒指,
bridal shower,
姊妹裙,
花球,
婚前派對,
派對場地,
週年禮物,
結婚週年,
週年晚宴,
慶祝紀念日,
生日派對,
生日場地,
生日蛋糕,
Birthday Party,
百日宴,
魔術表演,
東海酒家,
龍鳳被,
酒店,
Afternoon Tea Set,
Wedding planner course hk,
婚禮統籌課程,
婚禮入行,
婚紗Catwalk,
證婚綵排,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