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隻是暫時離開

天使隻是暫時離開

天使隻是暫時離開

www.hkpcc.hk

  那天假若不是星期天;

  那天假若康皓天不是去瞭北京出差;

  那天假若不是初升的旭日透過薄薄的紗簾吵醒瞭蕭霖;

  甚至,那天假若不是那樣溫柔,寧靜而又美好的春天,連風中都帶著熏人欲醉的酒意的春天,連藍天白雲綠樹原野都在呼喚人的春天,連萬物生靈都會感染那份蓬勃的喜悅的春天;

  那麼,康傢的歷史很可能就要改寫瞭,最起碼不會和現在一樣。

  可是偏偏有那樣一個初春的清晨,陽光和煦,春風撩人,綠樹成蔭,雲淡風輕,事情偏偏就這樣發生瞭。康皓天是個無神論者,但也不得不承認人生就是有那麼多不可能的可能,那麼多永遠過不去的過去….

  當蕭霖帶著兒子興高采烈向公園走去的時候,康皓天正在收拾行李準備回傢,他還特別交代秘書把新買的青山綠水多用幾層防潮的塑料袋裝好那是蕭霖最喜歡的茶。很多很多年之後,康皓天想起那天的事情都會覺得時間在凝固,真的,不誇張。他剛剛準備出門,就接到公司副總打來的電話,說是蕭霖出車禍瞭,正在搶救。他已經不記得當時是怎麼上的飛機,怎麼到的醫院,唯一記得的是他到醫院的時候手術室那盞紅色的燈還沒有滅,而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渾身發抖的康莊緊緊摟在懷裡。

  後來,後來呢?

  沒有後來瞭,康皓天親眼見證瞭最殘酷的一幕,他常常覺得生命隻走到這裡,沒有後來瞭,生活戛然而止,悲傷卻怎麼都不止步。傢,從前是他最喜歡的地方,現在卻最不願意呆,蕭霖帶走瞭她曾賦予溫馨的全部意義。

  蕭霖讀書的時候是康皓天的研究生,後來成瞭他的知己,再後來,也就是現在她成瞭康皓天的妻子。她比康皓天小好多,所以康皓天習慣地一直叫她妹妹這是他們之間的秘密,唯一的知情者隻有他們的兒子,五歲大的康莊。蕭霖是個很古典的女子,溫婉善良,恬靜優雅。她不打麻將,不喜歡聊天,也不常出門。她有她的世界,她喜歡寫詩,畫畫,和兒子去公園,還有個最大的嗜好喜歡品茶。她和康皓天有著那麼一樣的精神世界,彼此相愛,深深依賴。他們都深深喜愛柳永的那闕《雨霖鈴》,為此,蕭霖才把名字琳改成瞭霖。他們都喜歡喝茶,傢裡專門有一個櫃子,門是玻璃的,裡面陳列的全是他們喜歡的茶葉,蕭霖常常會花幾倍的價錢買一個她中意的茶罐,她喜歡把傢當成藝術品來佈置。當然,這多虧瞭康皓天不俗的經濟實力蕭霖畢業後,康皓天就辭職從商瞭,他說他一定要給蕭霖最幸福的生活。

  在蕭霖離開後的很多日子,康皓天就靠著這些回憶來生活,隻是真正應瞭那句他們最喜歡的詞此去經年,應是良辰好景虛設。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

  又是一個星期天瞭,康皓天準備出去買菜給兒子做點好吃的,爺倆也振作振作,畢竟日子是一定要過下去的,自己傷痛灰心沒關系,可康莊還小,他需要一個清醒的父親和一種健康的生活。剛走到樓下,就看到居委會的老太太聚在一起,很是喧鬧。他走近一看,原來地上有個嬰兒,看樣子是被遺棄的。自己傢的事已經夠窩心瞭,他實在沒有心情管閑事瞭。

  就在正準備離開的時候,那個嬰兒突然醒瞭,哇哇大哭起來,康皓天心中猛地一抽,那個孩子小嘴一癟一癟哭的樣子太象蕭霖瞭,不知道他是思念蕭霖過度產生幻覺還是真的,總之他就是覺得那個孩子哭泣的神情真的象足瞭受委屈時的蕭霖。他快步走進去,俯身抱起孩子,從襁褓中拿出一張紅紙。就在那一刻,他不得不相信命運瞭,這個孩子的生日竟然就是蕭霖的忌日。有那麼短短的一刻,康皓天覺得自己不能想也不能動,他實在不知道老天究竟想和他開一個怎樣的玩笑,蕭霖,你為什麼會變成一個孩子瞭呢?還是她是你化身的天使,來拯救我脆弱的靈魂我知道,我知道,我的天使隻是暫時離開瞭,對不對,它終於又落回凡間瞭,謝謝天。

  一時間,康皓天眼中蓄滿瞭淚,他清清楚楚地對那個胖胖的居委會主任說我想要領養這個孩子,在場的人都覺得古怪至及地看著他,還是一個細心的老太太輕輕說瞭句那孩子是蕭霖出事那天生的,大傢都沉默瞭,那曾經是怎樣一對讓人羨慕的夫妻啊。

  康皓天已經無暇顧及別人說什麼瞭,他已經迫不及待地要帶著他的妹妹回傢瞭。

  康皓天給女兒起名康思霖,但是爺倆總是喜歡叫她妹妹,對於康莊,他是真的妹妹,而對於康皓天,他總是努力地把女兒培養得象蕭霖一些,再象一些,無論是談吐打扮,還是修養氣質,不可否認他有些自私的想法,希望用這種方式永遠留住蕭霖,但是在他內心裡,確實沒有任何女子比蕭霖更完美瞭。讓人安慰的是,思霖在長大的日子裡,越來越多地表現出和已亡的養母驚人的相似,那份淡雅,從容,尤其是哭泣的神情。這讓康皓天省去很多力氣,而隻是需要靜靜看著她成長,從青澀到成熟,從含苞到盛放,任憑她帶給自己一次又一次巨大的震動和欣喜。康皓天是個很開明的父親,在思霖小的時候,就告訴她她不是爸爸的親生女兒,但是爸爸會象疼自己孩子一樣愛她。所以思霖一直都沒有生活在欺騙裡,而是真正快樂而健康地成長在陽光下。康皓天在她大一些的時候,總是喜歡給她講自己和蕭霖的故事,每次講完,康皓天都會無限感慨地說妹妹啊,你是上天送給爸爸的天使,爸爸的天使隻是暫時離開瞭,現在不是又回來瞭嗎?

  康莊非常非常寵愛這個妹妹,對於他而言,這個妹妹是個真的天使,在他和父親最痛苦無助的時候來到,用最純真的笑容融化瞭康莊臉上的堅冰,用最溫暖的小手托起一個失母孩子灰色的童年。在和父親一起照顧妹妹,並且陪同她長大的日子裡,康莊第一次瞭解瞭父母曾經養育他的艱辛,同時也激起瞭他男子漢保護的本能和責任感。妹妹的嬌弱和女孩子特有的溫柔滿足瞭他男性的自尊和驕傲,每次和朋友一起出去,妹妹都象個小應聲蟲跟著,一步也不離開,同行的哥們兒都好羨慕他有這麼個花朵似的妹妹。康莊不是為瞭面子,也不是做給別人看,他是真的真的打心眼兒裡疼這個妹妹,疼得不知怎麼是好,妹妹初二那年他正讀大一,妹妹說老師要求每人給自己起個英文名字,她不知道起什麼,康莊毫不猶豫地說angle那就是他最真實的感情,妹妹就是他生命中不可缺少的天使。

  思霖就在這樣無微不至的寵愛和呵護中慢慢長大,她很古典,比養母有過之而不及。在蕭霖離開的很長很長一段日子裡,康皓天都不飲茶瞭,直到思霖長大。清茶是種很奢侈的享受,在稍稍好一點的茶樓,一壺鐵觀音據說可以賣到上千元,但是康皓天從來不對女兒的喜好吝嗇,尤其是茶藝。思霖是個很安靜的女孩子,不喜歡說話,最愛做的事就是在陽光明媚的午後,把康皓天從法國帶回來的水晶玻璃杯一字排開,一杯一杯沖上她最喜歡的茶,西湖龍井,黃山毛峰,明前甘露,君山銀針,鐵觀音,碧螺春,凍頂烏龍….父子三人經常一個下午一個下午不說話,就這樣靜靜品著茶度過,或者說得確切些,他們是在用蕭霖最喜歡的方式憑吊她。

  思霖也常常在傢放一張古箏的碟,行雲流水,讓裊裊的聲音飄散在康傢的大房子裡,一邊自己做茶。她喜歡用一點茉莉毛峰,加上一些蜂蜜,兩片檸檬,幾顆玫瑰。她還會做另外一種茶,幾粒飽滿的麥穗在太陽下烤幹,放進牛奶裡浸泡之後和清茶沖在一起,別有一番不尋常的滋味。常常她愛穿著一條冰藍色的真絲長裙,坐在微涼的楓木地板上,一手端著她的工藝茶妹妹的摸樣真的象極瞭一幅畫,康莊總是這樣說。

  在16歲的生日,康皓天送瞭女兒一把琵琶,從此思霖深深迷上瞭它,她是個極有天分的女孩子,從此康傢的大廳裡常常會傳來淙淙的琵琶聲,高山流水,百轉千回思霖的彈奏是有條件的,那就是隻有哥哥和爸爸可以聽。

  康皓天的事業越做越大,很少在傢瞭,常常就是兄妹兩個。思霖從小就知道康莊不是親哥哥,但是好象兩人有種與生俱來的親密感,從來都沒有因為血緣而疏遠過,思霖對這個哥哥不僅愛,而且敬。其實在思霖漸漸長大的時候,康莊就發現妹妹有些自閉,她不喜歡和陌生人交往,也討厭所有的公共場合,連女孩子最喜歡的逛街對她也絲毫沒有誘惑力,長這麼大,大半的衣服都是康莊為她選的。她喜歡在傢把頭發盤成各式各樣的髻子,穿中式的旗袍,一個人抱著琵琶一彈就是一下午。康莊怕她一個人在傢寂寞,常常喜歡抱著她給她講故事。說起來很好笑,一個23歲的男孩子抱著18歲的妹妹總會有些別扭,但他們不,就象小時候思霖哭鬧不止,總要康莊哄著抱著,才肯沉沉睡去。在思霖的心裡,哥哥就是一切,是她所有的依靠。哥哥會給她講北戴河藍藍的海水,西雙版納迷人的傣族姑娘,橘子洲頭微微泛著鱗波的江面,還有大洋彼岸加州燦爛的陽光。哥哥是那麼那麼寵愛她,她發脾氣的時候哥哥哄她,她不開心的時候哥哥逗她,甚至老朋友來的那幾天她難受得不行,哥哥都會仔細地給她灌好熱水袋,再泡上玫瑰花茶。

  隻有那一次,因為她,康莊和康皓天吵瞭個天翻地覆。思霖高中畢業瞭,她明確地說她不想再讀書,她好象一直就是個有些孤獨的孩子,她的世界和周圍的孩子格格不入,他們會的她沒興趣,她喜歡的別人根本不懂。康皓天一直有些過分地寵著思霖,所以也沒表示反對,隻是淡淡地說不想讀就算瞭,在傢裡陪爸爸喝茶,爸爸養得起你。換成二十年前的康皓天可能不會這麼做,他會談教育,談自立,談孩子的前途,可是人老瞭,難免有些脆弱,不舍得,再加上女兒的一舉一動都象足瞭蕭霖,留她在傢裡多看看也是好的。康莊卻因為這個生平第一次對著父親發瞭火:爸,你不能象捧著個瓷娃娃似的寵她瞭,我原本以為她的這些愛好隻是愉悅性情而已,可是她已經漸漸在封閉自己瞭,這是不對的,讓她出去讀大學,好歹也鍛煉鍛煉她,給她一點歷練嘛!康莊的反對在康傢確實引起瞭不小的震動,但是最後他還是無奈地妥協在父親的不舍和妹妹的淚眼中。

  工作瞭的康莊變得很忙,他不想那麼快接手父親的公司,他想讓自己在社會上打磨打磨。他和思霖的感情並沒有因為那次風波而有任何改變,相反是更好瞭。思霖對他的依賴已經成為瞭一種習慣,每天晚上都等著他回傢,哥哥不回來就不睡,所以康莊無論在外忙到多晚,總是回傢過夜。哥們兒常常問他是不是金屋藏嬌瞭,每次康莊提前離開朋友的聚會總是被罰酒罰得暈頭轉向。他對妹妹的寵愛和遷就已經成為瞭一種本能,一種習慣,甚至不出於什麼原因。

  對思霖,康莊很在意,很仔細,但他還是忽略瞭一點他一直把思霖妹妹似地寵著,可妹妹已是個待字閨中的大姑娘瞭,不是小女孩的妹妹隻怕不把他當哥哥瞭。

  其實在康皓天的心中,他是真的很希望這樣一段感情發生的,盡管康莊沒有學文學,而是學瞭經濟,但是他完全遺傳瞭康皓天溫文儒雅的氣質,康皓天常常覺得如果思霖和康莊在一起,真的就象是當年的妹妹和自己在戀愛,他甚至是有些期待看到瞭。畢竟二十年不是一段短的時光,當初的記憶無論多麼慘痛和深刻,都會被歲月慢慢撫平,可他不想,他不想忘卻,所以他好迫切地希望自己的當年能夠在喜愛的孩子身上重演當然,盡管他有些一相情願,但怎麼看兩個孩子都再般配不過瞭,而且感情又那麼好,以至於他願意相信思霖對哥哥的依賴和康莊對妹妹的寵愛是一對小情侶愛情的前奏曲瞭。

  思霖也是和父親一樣的心思,她太愛哥哥瞭,甚至她想不出什麼理由可以不愛哥哥,而去喜歡別人。哥哥對人溫和而厚道,不象有些男孩子油嘴滑舌,但這並不表示康莊平庸,事實上他在事業上銳意而進取,正是春風得意的時候。再加上母親早逝,又帶著妹妹長大,也讓他多瞭幾分同齡人沒有的早熟和憂鬱,這沒有損及他的氣質,相反讓人更願意靠近他,傾聽他。思霖從來都沒有懷疑過自己將會是哥哥的妻子,哥哥肯定也是愛她的,不然怎麼會對她這麼好,她想做什麼就是什麼,不想做什麼都由她。的確,從小到大,康莊從來沒有強迫她做過一件不願意的事情,總是盡力讓她生活得幸福些,再幸福些。

  很快,到瞭思霖二十歲的生日,那天父親和哥哥給她舉行瞭一個盛大的宴會,康傢的大廳已經容不下所有的客人瞭,很多都分散著站在花園裡,回廊上。那天的思霖特別漂亮,她沒有把頭發盤起來,就讓它自然地披著,當她穿著一身粉色的紗裙,抱著琵琶款款走下樓梯的時候,大傢都熱烈地鼓起掌來,思霖沒有說話,淺淺地笑著,一面坐下來,十指輕扣,樂聲婉約而悠揚,迷醉瞭自己,迷醉瞭哥哥,迷醉瞭爸爸,相信也讓那邊的媽媽會開心。

  那天來瞭很多康傢生意上的朋友,康莊是年輕人,被大傢灌著喝瞭不少酒,客人剛散,他實在支持不住,就回房洗澡睡覺瞭。看著哥哥房間的實木門合上,思霖的心跳明顯加快瞭,隻感到臉上一陣陣發燙。匆匆和父親打瞭個招呼,就上樓瞭。迅速地洗澡後,思霖換上瞭一套新買的睡衣,意大利的甜心巧克力。那是套淺紫色,鑲著蕾絲花邊的性感睡衣,不同於她常常穿的中式的絲質睡袍。思霖照照鏡子,臉孔還在發燙,眼珠黝黑黝黑,嘴唇是紅潤而小巧的,哥哥常說很象仕女圖上的美人。她深深吸瞭口氣,努力平靜瞭一下怦怦亂跳的心臟,抓起梳子胡亂梳瞭幾下,退出瞭浴室。她輕輕打開自己臥室的房門,父親還在樓下坐著,看起來很傷感,很疲憊思霖的生日就是母親的忌日,每年父親總是在喜憂參半的心情中度過這天思霖輕輕地,腳步很柔軟,象隻貓似地閃出瞭房間,她不想驚動瞭父親。

  思霖輕手輕腳走進瞭康莊的房間,她慢慢挪到床前,月亮的清輝透過窗戶灑在哥哥年輕的臉龐上,他睡得很香,很沉,象個小嬰兒。思霖很少看到康莊睡覺,從前每次都是康莊等她睡熟瞭才離開。思霖緩緩撫下身去,她還依稀聞到瞭哥哥身上淡淡的酒味,煙草味和一種莫名的很好聞的體味,那是一種混合的,特殊的味道,是別的男人沒有的味道,在思霖的心中,是她的男人的味道。這股淺淺的味道在深夜靜靜綻放,撩撥著思霖已然驛動的心情。

  哥哥說二十歲就是大人瞭,就可以披上那件思霖最喜歡的婚紗瞭,就可以….

  她輕輕掀開棉被,鉆瞭進去,從背後用手環住瞭康莊,就是這樣一個輕輕的動作還是驚醒瞭康莊,康莊揉著惺忪的睡眼翻過身,一眼卻看見妹妹滿臉緋紅,醉意朦朧地躺在身旁。

  康莊根本弄不清楚是怎麼回事,隔夜的宿醉還在襲擊著他,他隻覺得喉嚨幹幹的,啞著嗓子問瞭一句:妹妹,你怎麼會在這裡?又睡不著瞭是不是。乖,哥哥陪你回房間去。思霖瞬間瞪大瞭眼睛,眼裡全是受傷的表情,她不相信哥哥不懂,她不相信哥哥不願意,但是哥哥….

  思霖小小聲地開瞭口:哥,我今天二十歲瞭,你說過二十歲就是大人瞭….說到後來聲音細得幾不可聞。但是康莊懂瞭,他最擔心也最不願意的事情還是發生瞭,那一刻他真的懊惱得想殺掉自己,我要怎麼可以讓你瞭解,思霖,你是我的妹妹,我可以寵你,疼你,呵護你,但你終究不是那個我願意牽手一生的人啊!

  那個晚上和很多晚上都一樣,什麼也沒發生,但是好象又什麼都發生瞭,思霖是敏感的,也是纖細的,盡管哥哥什麼都沒說,盡管她不知道哥哥心裡怎麼想,但是她卻知道有個事實殘酷地橫亙在自己面前那就是哥哥根本不愛她,也不想要她。

  這讓思霖徹底地受傷瞭,在二十年的生命裡,這個夢幾乎是隨著生命一起編織的,她愛幻想,常常把自己和哥哥今後的生活在心裡一次一次地畫畫,很多時候就會情不自禁地沉湎在這幅圖畫裡,讓她始料不及的是哥哥親手打碎瞭她的夢。

  女兒的變化讓康皓天驚悸起來,他不知道究竟發生瞭什麼,但是他看得出來思霖不快樂,而且是很憂傷。思霖一直是個懂事的孩子,不調皮,不苛求,她的生活幾乎是無憂無慮的,會是什麼讓她變化如此之大呢?

  康莊變得不愛回傢,他總是說好忙,他總是有好多事情,而兄妹之間的那份親密和默契好象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就消失瞭,兩個人現在幾乎都很少說話,事實上康莊在傢的日子基本等於零,總是思霖還沒有起床他就出去瞭,思霖已經睡下好久他才回來。

  很出乎意料的是,有天康皓天正和女兒一起吃午飯,康莊打電話回來說要回傢吃晚飯 ,而且特別囑咐說自己會帶一個朋友回來他從前很少這樣 ,因為他知道妹妹不喜歡見陌生人。

  傍晚時分,康莊帶回來一個很可愛的女孩,他介紹說這是他的女朋友,大傢都喜歡叫她木木。其實仔細算起來,她沒有思霖漂亮,論氣質也不如思霖優雅。可是她身上就是有那麼一種東西,很陽光,很絢目,讓你不由自主想靠近她,而且常常就眩惑在她的妙語如珠,一顰一笑裡。那個晚上思霖很沉默,事實上她一直不喜歡說話,但是那個晚上她讓人覺得她把自己縮進瞭一個蝸牛殼裡,怯怯地看著外面,有一些失落,有一些傷感,或者還有更多的自卑。

  木木是個和思霖完全不一樣的女孩子,她自信,快樂,更重要的是她懂好多思霖不懂的東西。她和康皓天眉飛色舞地談意大利的巴喬,談西班牙的勞德魯普兄弟,談曼聯和拜仁的鏖戰,談巴薩和皇馬的宿怨….他們說西雅圖的風光,巴黎的華麗,說庫爾斯克號沉沒的思考,也說離我們都很遙遠的戰爭,木木甚至象個男孩子,也喜歡金庸,喜歡他妙筆生花的氣魄和筆下俠骨柔腸的紅男綠女。康莊幾乎不說什麼話,隻是用贊賞的眼光追隨著木木,那是一種思霖從來沒有看到過的眼神,溫暖,晴朗,狂熱,美麗。木木並不是什麼都懂,她也不掩飾什麼,喜歡睜著大大的眼睛聽康皓天講她不是很懂的詩詞歌賦,琴棋書畫。末瞭,由衷佩服地說;康伯伯,這方面啊,康莊簡直沒有得到你的真傳,否則的話我就不會這麼無知瞭。康皓天有些驚奇:康莊教過你很多嗎?回答他的是一陣爽朗的大笑:是啊,比如我以前都不看足球的,可是我們經常在一起玩,康莊說我好掃興,就慢慢教我。現在是我自己真的迷上瞭它,那是一種競技的魅力,很象生活,不是嗎,充滿瞭未知數,也充滿瞭機會。更重要的是你需要不斷地提高自己,因為生活不會停下來等你。康莊對我很嚴格,幾乎是有些苛刻,他不希望我隻是個嬌弱的女孩子,總是希望我可以獨擋一面。他還幫我聯系好瞭英國的一所大學,要我去讀研究生。我想他是對的,在和他交往的日子裡,我懂瞭很多,長大瞭很多,也成熟瞭很多….

  後面的話思霖聽不清瞭,她含糊地和木木打瞭個招呼就上樓瞭,當淚水爬滿雙頰的時候,她終於瞭解瞭妹妹真的就隻是妹妹,哥哥對你可能會比對女朋友來得更溫柔,更寵愛,更縱容,更呵護,但是他不會要求你,因為他不愛你。人說愛之深,責之嚴,隻有那個他真正願意攜手一生的人,他才會去要求,去苛刻,因為那個人,他已經把她看作自己生活的一部分,他希望她和他們之間都更好,更完美。哥哥就是再寵自己,自己在他心裡都隻是他豢養的一隻小寵物,而不是那個他真正愛的人啊!!

  思霖想不下去瞭,哥哥,你怎麼不要求我呢?如果你願意要求我,我一定會變得象你喜歡的那樣,真的,真的啊….

  最後一次躺在自己床上,思霖模糊地想著:我的天使離開瞭,不見瞭,就象二十年前媽媽離開瞭爸爸一樣….

  思霖走瞭!?

  思霖走瞭!!

  思霖走瞭….

  思霖真的走瞭,沒有告訴任何人她去瞭哪裡,隻留下一封信給康皓天。

  信很長,幾乎把她對康莊的感情以及她的心路歷程全盤托出,末瞭,她寫道:爸爸,我真的很難過,不騙你,我知道我的天使走瞭,不過我並不放棄,就象你從前總愛告訴我說天使隻是暫時離開瞭,我要去找它。你不用擔心我,我帶走瞭很大一筆錢,我會學著自立,去讀書,養活自己。錢算是我問你借的,等我可以面對自己的那天,我會帶著我的天使回來看你….

  康皓天頹然坐下,二十年瞭,二十年前的離別好象都還歷歷在目,今天又來瞭,那麼那麼熟悉的心痛。

  不過他也知道,真的就象女兒說的,天使隻是暫時離開瞭,它有天終將會歸來。

  五年後

  今天是蕭霖的忌日,思霖的生日,還是康莊和木木結婚的日子。

  康傢的大廳觥籌交錯,釵光碧影,這個日子對於康傢來說太特殊瞭。

  在司儀宣佈禮成之後,康皓天微笑著對兒子說:我要送你們一件禮物,大大的禮物。樓梯後,珠簾微動,款款走出的竟然是多年不知所蹤的思霖她好象還是二十歲的樣子,長發垂肩,明眸皓齒,唯一不同的是她不再害羞,不再膽怯,而是自信滿滿,落落大方,她輕輕走到哥哥面前,抱住他:哥,我找到我的天使瞭,所以我回來瞭,也把你的天使還給你,他們都隻是暫時離開瞭,對不對?語氣一如當年溫軟而濕潤。

  康莊的心情驟然輕松下來,隻覺得渾身都暖暖的,他的眼睛濕瞭他知道妹妹這條路走得有多辛苦,但不管有多苦,沒有人可以代替她走這一遭,哥哥再好,卻不是你的愛人。所有的人都面對天空,雙手合十,謝謝媽媽,我們的天使終於都回傢瞭。

  瞬間,愛如潮水….

Tags:心理輔導,心理治療,心理醫生,焦慮,心理,輔導,臨床心理服務,婚姻輔導,情緒問題,輔導服務,香港心理輔導中心,SEO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